穆临

爱爬墙的女人。

[胜出]伪装恋爱天才

暴走系金丝雀:

*试图写出很辣的胜出


*伪(zhen)·强(sha)强(diao)商业战争paro


 


 


 



那又怎样呢?即使死,我们也要做地狱里最般配的一对儿。



 


 


 


爆豪胜己是商圈里出了名的炸药脾气。


 


他认准的事基本上就是定数,没人敢掺和一脚。


 


外传他本人最喜欢辣椒酱,最讨厌绿谷出久。


 


外还传有多喜欢辣椒酱,就多讨厌绿谷出久。


 


外传没出错。


 


那个书呆子从高中,不,从初中,也不对……从幼儿园开始他爆豪胜己就看着不爽了。


 


说来十分惭愧,他和那个书呆子是竹马关系。不过除了和他们一起长大的玩伴,后来的朋友里基本没人知道这件事。


 


毕竟两人一见面就要燃起石光电火,非分出个高低上下来不可。不知道的还以为上辈子就有什么深仇大恨,孟婆汤没喝就从地府投了胎。


 


长大后两人好死不死还做了商业对头。


 


绿谷开了家影视公司,爆豪也开了个明星产业园。


 


一个做电视剧电影,一个培养艺人。


 


按说不该有不对路子的地方,相反,应该称得上是相辅相成。正好你培养,我输出,一条龙服务,谁不想要?


 


可偏偏两位大老板相互看不上眼,就不联手,谁说什么都不好使。


 


其实传言有误,绿谷并不讨厌爆豪,他只是傻呼呼的单方面“被讨厌”而已。


 


正巧,有家视频网站的实习小记者把绿谷选做了访谈对象。


 


绿谷为人温和,他的行为举止简直就是爆豪的反义词,小记者采访过程倒没什么不愉快的。


 


就是采访到一半忽然被大老板叫了出去,说她这样采访是不会有收视率的,得加点猛料才行。


 


小记者回去后就像变了个人,开始从“绿谷先生是在怎么走上创业这条路”“为什么想到要做一家影视公司”等励志问题一转画风,变成“绿谷先生家里有没有养小动物”“这么成功有没有爱人”等隐私问题。


 


绿谷脑门流着冷汗,一边思考是不是她下个问题就该问自己三围多少,还是不是处了?


 


但他是多么玲珑的人,不动声色地露出一道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并一一回复。


 


最后小记者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时,别说绿谷,连摄影师都倒抽一口凉气。


 


“绿谷先生,请问您是怎么看待和爆豪先生的关系呢?”


 


绿谷先是一愣,随即挠了挠后脑勺,“这……怎么说……”


 


小记者一看他吞吞吐吐,就觉得这里有事,让场务送来前几天她采访爆豪的录像视频,拿电脑放给绿谷看。


 


可能是因为要上全网传播,所以还给爆豪打理了一个三七分的发型,把那一头炸毛式的刺猬头打理得服服帖帖的。


 


绿谷被爆豪这个新造型分去不少注意力,看的时候有好几次都差点破功,可强大的职业素养支持着他不能笑场。


 


屏幕里那男人面无表情,但显然……要让他接受这个发型,还不知道台底下炸成了什么样。


 


前面的问题都是不痛不痒,最后小记者提到绿谷,问爆豪先生是怎么评价绿谷先生的,有什么话想对绿谷先生讲吗。


 


爆豪先是咋舌,随后手指有些不自然地蜷缩又展开,手腕擎到膝盖上又放下,甚至连二郎腿都换了条腿来翘。


 


“首先我对那呆子没什么好说的。其次,”爆豪胜己回复道,“他就是个书呆子,我也没什么好评价的。”


 


小记者又不怕死地问他,“那……那爆豪先生以后会有和绿谷合作的机会吗?”


 


爆豪轻哼了一声,“合作?合作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合作。”


 


小记者:“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您旗下的艺人要去他们演他们公司拍的电影,被绿谷先生拒绝了怎么办?”


 


“拒绝?”爆豪两手插兜,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怎么的,直接站起来,“他敢?”


 


说着,把头倏地扭向镜头,吓了摄影师一跳。


 


也不知道碰了他那根逆鳞,爆豪两手扣住可怜的镜头,咬着牙根。


 


“废久,你给我听清楚,希望你掂清自己几斤几两。这辈子,我都不要从你嘴里听到‘不’这个字。”


 


画面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绿谷看着黑下来的电子屏迟迟不语。


 


“那个……绿谷先生?”小记者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绿谷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啊真的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其实ka……爆豪是个很好的人,你们看他平时对人爱答不理的,但他真的是个好人。”


 


小记者没料到他会这么说,觉得怎么着也得有一场腥风血雨、针尖对麦芒的好戏可以看。


 


谁曾想爆豪胜己这一记拳头打在了绿谷这朵棉花上,连个回声都听不见。


 


之后视频做成成果一经推特发出去,被转发被红心了上万次。


 


毕竟题目写成“木偶影视公司创始人绿谷出久竟给爆心地娱乐公司创始人爆豪胜己发好人卡”之后,又有谁不想看呢?


 


爆豪看到这条新闻时还在会议室商讨下一步艺人发展。


 


当时他正拿着一张黑压压印满的计划书皱着眉忖度什么。


 


他的小助理进来,二话不说直接把pad递给爆豪。


 


爆豪低头一看标题,火气先从小腹攒到了胸口。戴上耳机点开视频再一看,怒气值直接飚到脑袋顶。


 


助理偷偷估摸着自家老板若现在还是一副三七分的头型,估计这会儿都能炸开。


 


他低头看着屏幕里那个绿头发的呆子。


 


绿谷出久总有本事惹怒他,从小就是。


 


他笑,爆豪看着不爽;他哭,爆豪还是看他不爽;他夸自己,爆豪依旧不爽;他骂……他好像没骂过人。


 


临到视频结尾,助理以为他下一步就要把pad摔到地上。


 


万万没想到的是,爆豪竟把那个跃动的小光标重新拖了回去,又看了一遍最后绿谷评价自己的地方。


 


这个动作在助理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反复重复了三四遍。最后他嘴一撇,才得出一个不算结论的结论——


 


“凭什么废久就不需要做那个恶心的三七头。”


 


这……


 


老板心,海底针呐。


 


 


 


这两天绿谷在家整理照片时,无意间翻到一个相册。


 


那是他们高中时的影集,若是有心人在看,就能发现每张有绿谷的照片必定没有爆豪,而爆豪出现的照片里,绿谷又都消失不见。


 


倒不是他们互相拒绝同框出现,而是他们私下已经拍过了不少照片,后来就变得没什么好拍的了——


 


穿衣服的照片有什么意思?


 


那些在天台的,在浴室的,在卧房的,在客厅的……乃至在学校公共厕所的。


 


可都是见证他们恩爱过的现场。


 


年轻人的爱情,像刚冒出尖尖的雨后春笋,新鲜而生命力旺盛。


 


两个人恩爱得总像有说不完的话,干不完的那档子事。


 


爆豪和绿谷在一起时,总是绿谷话多一些。


 


回家路上他常跟爆豪念叨些有的没的。


 


什么今天丽日冒冒失失地把某位老师的假发弄掉啦,什么体育课上一千米跑饭田又拿了第一……


 


爆豪并不讨厌偶尔话痨一点的绿谷,相反他还觉得绿谷的絮絮叨叨在诸多缺点中,竟有那么几分可爱。


 


毕竟一个在班里和女孩子说“嗯”“啊”“是”“好的”都会脸红的男生,在放学后和有过肌肤之亲的恋人滔滔不绝,这样的反差有谁不爱呢?


 


再说他们两人的成绩,从小就不相上下。但说来也邪门,绿谷怎么都考不过爆豪。


 


每次爆豪拿着成绩单朝绿谷炫耀时,绿谷总是一脸傻笑地应和他说“果然还是小胜厉害啊!下次吧,下次我一定会努力超越你的”。


 


这个“下次”,爆豪一直等到了毕业也没等来。


 


也不知道是那小子在给自己放水还是真就智商不如自己,若是前者那可就太气人了。


 


拍毕业照那会儿,爆豪和绿谷刚好因为志愿不同而冷战。


 


爆豪意在东大,绿谷却想去京都大学,还为此吵了几架。


 


爆豪和绿谷打架可不是绣花拳头,他俩都是用了真功夫,谁也不让谁。


 


最后打着打着,两人脸上、胳膊上、身上全都挂了彩。


 


他们抱在一起滚着滚着就不知道怎么滚到了床上。


 


原本是手对着嘴打,现在是嘴对嘴地打。


 


两人接吻时谁也不让谁。


 


爆豪把舌头伸进去,绿谷就咬住门牙不放松。最后逼得爆豪掐了一把他的屁股,才疼得他张嘴叫出了声。


 


闸门一开,爆豪哪能错过这个机会,舌枪长驱直入。


 


粘腻的津液不分你我地交缠在一起,两片舌头辗转悱恻,两具年轻的躯体燃烧起来。


 


嘴角裂开的伤口和锁骨边的拳头印子火辣辣的疼,口腔里嘶咬破的腥锈味反而成了第一手助燃剂。


 


他们交织得忘我。


 


在月光笼罩的大床上,爱得炙热,灿如熊熊烈火。


 


即使这样,也逃不过不欢而散后的分道扬镳。


 


毕业后绿谷开了家公司。


 


他从小的梦想本来是当超级英雄,造化弄人,摇身一变成了拍“超级英雄”的人。


 


爆豪胜己也有个梦想,他想成为比废久更厉害的超级英雄。当然最后也没成功,于是去做了培养“超级英雄”的人。


 


不过等真正到了他们现在三十几岁的年龄,爱情就像一把被淋湿的柴火堆,怎么都烧不起来了。


 


 


 


把两个比他们旗下的影视剧和艺人热度还高的人凑在一起的,是欧尔麦特老师的生日轰趴。


 


欧尔麦特是娱乐圈元老级的大导演。


 


他过生日,约莫小半个东京的媒体公司的记者都出洞了。


 


明面是生日会,其实暗度陈仓地做着给新晋艺人拉流量和宣传番剧的活计。


 


爆豪胜己先来的,他一推门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平时那个孑然一身年轻有为的“钻石树”,今天旁边竟挎着个女伴。


 


大家都在揣测女伴和爆豪的关系时,绿谷也紧随其后地进来了,只不过他身边站着的是一个身材高挑、英俊风流的男人。


 


爆豪扭头与绿谷四目相对的瞬间,他觉得自己在成绩上赢了绿谷那么多年,最后还是输给了一个“情”字上。


 


绿谷当年有说“分手”的气势,今天就有带着男伴挑衅于他的勇气。


 


他有点明白绿谷嘴里的“下次”究竟是哪次了。


 


只不过这个“下次”让他等的有点久。


 


爆豪一咧嘴,扯出一道肆意的坏笑,这与普通的坏笑不同,里面还糅杂着点邪乎气,猩红的瞳孔里闪着杀死人的光。


 


“怎么,你男朋友?”爆豪挑起半边眉毛,连那个男人的脸都没施舍一个正眼,就直截了当地问道。


 


绿谷笑了笑,“那小胜呢?旁边这位姑娘……你的爱人?”说着,眼神暧昧地在两人之间流转。


 


“少在我这儿所问非所答,”爆豪闷哼一声,自觉理亏,却又不甘示弱,故作镇定地把她往怀里一搂,“我女人。”


 


刹那间,场内快门声参差不齐地频闪个不停,两人双双沐浴在闪光灯里。


 


“可我身边的这位,不是小胜口中的什么男伴,只是我近期很看好发展前景的一位编剧老师。”绿谷面上带笑,眼里带伤。


 


他想,今天爆豪这一记拳头打得够狠,够辣。


 


毫不留情地直捣心腹,扯得他肝肠寸断。


 


那男人觉得绿谷今天为了赢他一次特意带了恋人,绿谷却以为小胜这是在报自己率先剪断那段腻乎不清的关系的仇。


 


 


 


好在爆豪胜己表达不爽的方式足够直白。


 


他把绿谷故作好兄弟似的拉扯到酒会楼上的卧房里。


 


爆豪准备了不少自己平时都舍不得喝的酒,可惜没派上用场。


 


毕竟眼前有了“美人”,还要美酒何用。


 


这次他没有先把绿谷揍一顿再饮血而吻,而是带着一股失而复得的紧张感。


 


爆豪第一次吻得缩手缩脚,像个初经人事的毛头小子。


 


绿谷被他逗笑了,在床上朝他傻呵呵地乐。


 


“小胜,你真的变了。”他认真地看着爆豪,嘴角却止不住笑意。


 


“少废话,一会儿真刀实枪地捅进去你就知道我变没变了。”


 


绿谷伸手一把揪住他的领带,倏地往自己脸前一扯。爆豪没作防备,上半身一下子就贴了上去。


 


“当然,我也变了,”他的声音听上去轻松里还带着几分愉快,“这些年小胜不在我身边,我都忘了怎么去完整地爱一个人……”


 


听着这话,爆豪默不作声,来这儿之前他喝了点红酒,这会儿有点往脑头反后劲。


 


“够了,废久。”他用鼻尖轻蹭着绿谷的锁骨,“我还没跟你算当年甩掉我的帐。”


 


绿谷摇了摇头。


 


“你口口声声总是把我先离开你这件事挂在嘴边,不就是为了逃避故意冷淡我的自己吗?”


 


“小胜,承认你心甘情愿地为我好,有这么难吗?”


 


男人抿着唇。


 


他说的都对,那段时间他想了一万种既能和绿谷分手,又不伤害到绿谷的方法。


 


这一万种里,九千九百九十九种都是让绿谷先对自己说出那两个字。


 


爆豪多么狡猾啊。


 


让绿谷做了十几年的坏人。


 


可是不这样,绿谷又怎么能放下小情小爱,义无反顾地追求自己拿热血熬了十几年的梦呢?


 


“真是个绝佳的理解角度,”爆豪一声冷笑,语气里却暴露出被戳穿的不自然感,“那如果现在,我提出要和你旧情复燃呢?”


 


绿谷愣了一下,旋即化为一个暖意盎然的笑容。


 


“小胜太狡猾了,先是拉来个女人使出激将法。”


 


“再是为了这一刻,提前很多天警告过我不能对你说‘不’字。你一早就知道,我这辈子都被你套得死死的,拒绝不了你了,不是吗?”


 


爆豪看着绿谷清明透亮的眼睛,低下头笑了。


 


笑里还有几分故作轻佻来掩盖真情实感的意味。


 


“其实论心机这回事……我们彼此彼此。”


 


 


 


谁说十几岁的爱情烧成灰,谁说三十几岁的爱情就像湿湿的柴火堆。


 


你看爱情这种事,谁能说得好呢?


 


 


 


【完】


 


FT


感觉还没人写过商业战争paro强强对抗的胜出,所以做出一次勇敢的尝试,望食用鱼块XD


 

评论

热度(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