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临

爱爬墙的女人。

[胜出]买凶杀熟

暴走系金丝雀:

*三十代大学教授咔×二十代乖巧可爱清纯大学生久


*一个没头没尾、突如其来、当狗血遇上狗血的故事


*8K+,ABO,两个人性格都会有点恶劣但是不一样的恶劣


*个人志链接:!点我获得橙绿power!


 


 


 


一开始上鸣说给爆豪介绍了一个对象时,爆豪以为他在跟自己开玩笑。


 


真到了时间地点都约得妥帖时,爆豪就这么被赶鸭子上架地赶上了“刑场”。上鸣说这次来的是个清纯男大学生,恋爱经验基本为零,长得还乖,绝对合他胃口,保证见一眼——就爱上。


 


为此爆豪强调了很多次他不是基佬,是个拥有正常性取向的正常男人,奈何上鸣就是不信,一把把男孩子照片往他手机短信箱里塞。爆豪拉黑他一个号,他就有本事再申请5678个号去骚扰他。


 


至于为什么上鸣到底为什么纠结于爆豪胜己到底有没有对象——用他本人的一句话来讲就是“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兄弟的终身大事就是我的终身大事”,“兄弟的媳妇……”


 


可惜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爆豪锤爆了脑袋,扁扁嘴便不敢多言。嘴上是停了,可手上忙活的越来越起劲,到了现在,爆豪干脆对他放任置之,管他给自己介绍多少个对象,老子不理就是了。


 


上鸣这个人显然和别人不一样,别人你冷淡他两天,自己心里就明白对方什么意思了,他不行,你越是冷他他越来劲。


 


爆豪刚下课,手机才开机就震个不停,十几个未接电话,二十几条未读短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恋人找不见他急的。


 


其实上鸣的心情也和上述差不了太多。


 


他决心再给爆豪打最后一个电话,如果那家伙不接——不接就不接吧,反正他也不能拿爆豪怎样。


 


没想到这个电话竟通了。


 


“喂我的祖宗哟,你可算接我电话了,找你比见总统还难,你怎么就那么忙啊?”


 


爆豪:“少废话,有屁快放,没事我就挂电话了,一会儿还有课。”


 


“我放我放!”上鸣赶紧用肩膀夹住耳边的手机,两手在桌上的本子上翻找起来,“我跟你说啊,你今晚必须去见那个……”


 


“哪个?”


 


“就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


 


“你上次跟我说的多了去了,谁知道你说的谁?”


 


“哎呀,你这什么记性。”上鸣在电话这头挤眉瞪眼的,表情十分好笑,“就那个,清纯男大学生,恋爱经验基本为零……”


 


“长得还乖,绝对合我胃口,保证见一眼就爱上?”


 


上鸣听他这话乐了,“诶老铁,你这不都记得吗?”


 


“我呸,你省省吧,老子今晚有晚课,去不了。”


 


“我还不知道你?知道为什么我非要定在今晚吗?”上鸣用笔尖敲了敲本子,“还不是因为我去教务处查过你的课表,你今晚有没有课我能没有b数吗?”


 


爆豪见这招行不通,一时间也找不到其他理由来拒绝,只好深吸一口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真的为你好啊。”上鸣这句话说得一把辛酸泪,“而且人家年纪轻轻第一次相亲,如果你不去,给人孩子留下心理阴影可怎么办?以后得了恐男症可怎么办?”


 


“那就喜欢女的去啊?”


 


爆豪这话回怼得上鸣竟然无法反驳,支吾了半天没冒出一个字。


 


“算了算了,去还不行吗?我去和他见一面,然后就拒绝,这样总行吧?”爆豪不耐烦地说道。


 


“行,可以,完全可以,太可以了,那就这么定了,不能反悔!晚上七点,校门口的小咖啡厅不见不散!”上鸣说完就挂了,生怕他下一秒就改主意了。


 


 


 


爆豪这个人做什么事都喜欢提前至少十分钟,就连这样无关紧要,他又心里拉拉扯扯不想去的“多余约会”也不想迟到。


 


一进门爆豪才想起来,这回上鸣竟然没给自己发对方照片,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他只得先挑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给那个臭小子发短信要认脸照。


 


说来也怪,这人平时不想看见他时,天天在自己跟前晃悠,一旦真有事找他,又没影了。爆豪短信发出去七八分钟,眼看就要到约定时间了,也没见消息旁边出现“已读”的标签。


 


急得爆豪想打人,他心想今晚回教室公寓前一定要先揍上鸣一顿出出气不可,又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被诓了,对方该不会是什么巨石强森,又或者长得很“委婉”,拿不出手?


 


他这边越想越觉得恐怖,正自己吓唬自己时,头顶响起一道清亮的声音。


 


“您好请问……您是爆豪先生吗?”


 


爆豪闻声抬头。


 


这一抬头,说被惊艳到——倒还不至于。


 


不过着着实实地有那么一点什么东西萌芽出来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对爆豪胜己来讲有点多余无用。毕竟十几二十几年没动过的心早就不知道恋爱是何物,心动是何感觉,现在即使那么一点将欲迸发的意味,也像给石头挠痒痒,感觉不出来了。


 


爆豪点点头,觉得对方在和自己说话时相当紧张,手指死死攥着着单肩包的背带,眼神还很躲闪,他用菜单挡上脸,佯不在意地轻咳一声,调整了一下表情。


 


“你叫什么?”爆豪问道。


 


“绿、绿谷出久。”


 


“哪个学校哪个系的?”


 


“嗯……”这个叫绿谷出久的明显有点犹豫,爆豪也觉得这个问题很失礼,便也不逼他。


 


“我叫爆豪胜己,那个家伙……我是说上鸣,他应该告诉你了。”爆豪平视着他,两只手锁在一起,一脸严肃。


 


绿谷点点头,脸有点红,“他说了,也给我看过你的照片了,我觉得……”


 


“直白点说,其实我今天并不想来。”爆豪直言不讳地打断了对方的话,“算是给上鸣一个面子,我才答应下来,如果你要是有什么想法,我只能说……”


 


“我很抱歉。”爆豪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眼神决绝果断,语气也不容置疑,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子绝对强势的意味,压根也没想留给对方讨价还价的余地。


 


见绿谷一直低着头,好像有些窘迫迟迟不说话,爆豪觉得可能是自己说的话对于一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来讲有点残忍,便努力岔开话题。


 


“那个什么……”他摸了摸鼻子,“你年纪轻轻,正是好好学习打拼事业的最佳年龄,为什么想着要来相亲?”


 


绿谷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有点愣,明显斟酌了一会儿才开口,“是……是我奶奶,她着急想要抱孙子……”


 


“我确实有想利用你的心思,但绝对没有恶意,而且上鸣是个好人,他在努力帮我物色匹配度极高的Alpha。”绿谷又急忙解释道,随后眼神里稍稍有些失望,“不过既然爆豪先生没有这方面意向那就算了……”


 


爆豪有点惊讶。


 


说实话,他原本以为对方还会再纠缠下去,即使不纠缠,也会拉拉扯扯地恋恋不舍,没想到这孩子也是个当断即断的明白人,一时间心中好感度提升好大一截——如果是做朋友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爆豪吃软不吃硬,遇上这种听话乖巧的,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便签本,撕下一页写上了自己的电话顺着桌面推绿谷面前。


 


“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除了……咳咳……除了帮你生孩子这样的事情,我基本都能做。”


 


绿谷结果纸条,表情终于有些拨云见日,“谢谢。你和上鸣描述得……其实有点不太一样。”


 


爆豪听见这话来了兴致,“哦?”


 


“他……说你是个脾气又差又倔、不听人话、总是凶巴巴的还喜欢打人脑袋。”绿谷老老实实地全盘和出。


 


这些话说得在理,爆豪听得手心痒痒——果然还是想打人,上鸣电气限定的那种。


 


“但是我觉得……我觉得您是一位温柔优秀的Alpha。”绿谷说这话时,眼神格外真挚坦诚,看得爆豪都不好意思了。


 


心想这个Omega可真不简单,长相就是标准的乖巧好学生也就算了,嘴还那么甜,甜得能从里挤出蜂蜜来——这样相处下来,反而觉得对方单纯得有点危险。


 


两人点了几道甜品,爆豪心中有愧,没等绿谷注意就去偷偷结了账,害得绿谷还埋怨了他一阵。


 


出来时已经将近九点。


 


“这太晚了,我的车就在路边,送你回寝室。”爆豪说道。


 


“不用了,其实才刚这个点——夜生活的开始……不是吗?”


 


绿谷的这句话说得爆豪有点反应不过来,还没等摸透他什么意思,对方又开了口,“我走回去就好,权当锻炼了。”


 


爆豪点点头,也没再谦让下去,他这人有一说一,提出想送他是真情实感,如果再推搡下去那就成了虚情假意,没意思。


 


“那你回去小心点,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绿谷点点头,“老师也是。”


 


末了两人就在咖啡店前分道扬镳,绿谷比他先走一步,爆豪开着车从他身边过去时,刻意减缓了速度,甚至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有这样无趣且幼稚的举动,可能是春风太舒服,路边的花太香,吹得他晕头转向的。


 


开过去后,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后视镜里的小小人影。


 


因此,绿谷抬起头和他笑着招招手时,爆豪心里咯噔一声——


 


一时间说不好是心脏悸动,还是觉得绿谷这个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本来这出闹剧就以一个相安无事、各自安好的方式揭过了页,平静到完全出乎爆豪胜己的意料。说实话他对那个Omega还挺有好感的,没准对方再“胡搅蛮缠”一下,跟自己还真的有戏。


 


随后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危险的念头。


 


又接连过了几天,正值大学新生入学,爆豪被教务处的人打发去一年级教高数。他本来就在教二年级的概率论和算法,现在又给他加个活,开学前这两天常是备课就备到两三点钟,睡眠不足直接导致黑眼圈增生,为这事儿,上鸣还特意给他戴了两包眼膜让他敷。


 


事情多到忙不过来,爆豪早就把绿谷出久丢在了脑后,所以在开学第一天的第一堂课点名时,他总觉得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眼熟。


 


“绿谷出久来了吗?”


 


叫第一声时没人答应,爆豪又喊了一声,这才从门口忙急忙慌地冲进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年轻人,一看就是跑过来的,鬓角被汗水打湿,紧紧贴在太阳穴上。


 


“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绿谷一进来对着爆豪就是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没事……”爆豪听见声音才猛地想起来这人是谁,正觉得有点尴尬期间,绿谷抬起头朝他吐了吐舌,一脸不认识他的样子跑到中间的一排选了一个位置坐下。


 


这样落落大方的举动反而显得爆豪的“在意”有些矫情。这节课绿谷上得倒是格外认真,他果然没看错人,果真是个爱学习的苗子,一节一个半小时中途没下课的课绿谷竟能一刻不走神地听下来。


 


这样的集中力是连爆豪胜己都要感叹一下的。


 


下课后其他人着急出门,只有绿谷按班不动地坐在座位上,手里拿着书,看似是在好好写题,其实眼睛早飞到讲台上了。


 


爆豪拍了拍沾满粉笔灰的手,瞥了他一眼。他看绿谷时,绿谷会适时地躲开,脸上点着小雀斑的苹果肌也红红的,就色相来看——可爱得很。


 


爆豪确实很难动心,可一旦动心他绝不是能熬得住寂寞的被动一方,他是出击者,是狩猎者,一旦看到感兴趣的小东西就会不自主地去试探。


 


“老师。”谁知绿谷自己捧着课本先来找他了,他的中性笔指着课本上的那道题,视线黏黏糊糊地却从未离开过他的老师,“这道题好像想不通诶……”


 


以爆豪的视角,对方是站在讲台下的,胳膊肘抵在讲桌上两手托着下巴,两只祖母石一样美丽的眼睛眨啊眨的盯着自己看,表情里写满了期待,嘴角眉梢都挂着笑意,像一只午夜出来采蜜的绿色精灵,可爱又迷人。


 


明明长相没那么惊艳,却总有一种奇妙的吸引力。


 


爆豪为了掩盖看他太久的事实,佯装咳嗽了两声,随手抓来一张A4纸,信手拈来地在上面写写画画,这些书上的题他做过太多遍了,甚至草稿都不用打的就可以写下完整过程。说到底他也是个老师,即使被些别的事情分了心神,做起数学题也是相当一丝不苟的。


 


绿谷在一旁半垂着眼睑地看着爆豪老师。


 


下午三四点钟的阳光从百人阶梯教室的天窗钻了进来,整间教室没有开灯,全靠着这一道暖黄色的光涂满男人笔尖下的稿纸,也给绿谷长长的眼睫镀上一层金灿灿的影子。讲台上半弓着身子专心演算的男人正毫无意识地站在夕阳里,任凭它毛绒绒地裹在自己身上,这样的爆豪胜己褪去平日里的锐气外壳,只剩下满腔长眠于他心底的柔软。


 


看得绿谷有些呆愣,以至于爆豪写完后连着喊了他两声才缓过来。他连忙低头道歉,脑袋被男人用钢笔盖敲了一下。


 


绿谷摸了摸被凉冰冰的小东西打了一下的地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看着爆豪,像是喃喃自语,可这在空旷的屋子里还是太大声。


 


“老师……我想和你谈恋爱……”


 


这话说出来爆豪也愣了。


 


说实话爆豪见到绿谷时甚至还怀疑了一下会不会都是安排好的,可一看到这小子求知欲这么强顿时爱徒心四起,什么疑惑都烟消云散了。


 


但这个告白事发突然,也不止是爆豪,连绿谷都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时他明显有些局促,脸色窘迫,一把把讲桌上的课本揽到自己怀里,随手拽起课桌上的书包,连句告别都没说,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


 


空留满屋星星点点的飞尘和站在讲台上头疼起来的爆豪胜己。


 


“这个书呆子……”他用笔头重重地点了两下讲桌,眼睛瞥向下面压着的稿纸,神情却像是在看别的什么东西。


 


“连讲解过程都忘了拿。”


 


 


 


爆豪这一周的课上下来,把他累了个半死。他只得和学校教务处提出不满,并强烈要求给他减少课程量。


 


对方好像非常为难,说他们走了四五个去支教的老师,现在师资紧张……


 


师资紧张也不能拿年轻人开刀啊?况且老子也不年轻了,三十好几了,老胳膊老腰老腿的,不减课就罢工。爆豪朝着话筒吼道。


 


对方也不是不知道数科学院那个出了名臭脾气的爆豪胜己,连忙道歉说给他减少工作量,安排好就给他打过来。


 


爆豪点点头,说行吧,只要能少点就行。


 


过会儿电话打了过来,听那人声都快哭了,“是真的减不了太多,只能从一年级的高数和二年级的概率论里选一门课放弃,我们最近实在找不到老师,您也体谅一下我们……”


 


爆豪听他这么说,深吸了一口气,“把大一那个班留着,大二的删掉。”


 


少一门算一门,实际多上一门课还能多赚点钱,可爆豪属于那种物欲很低的人,工资够吃够喝再够他去培养一个小爱好就可以了,没必要为了赚钱把自己累个半死。


 


他这边刚解决一个事,正准备开电脑约切岛他们那群老同学打个游戏,手机这边又震了起来,拾起来一看竟然快递短信,这才忽然记起来前两天上鸣推荐给自己的那款眼膜到了。


 


快递区离职工宿舍过于遥远,开车都要十五分钟更别说走过去了。


 


爆豪一阵头疼,他是标准的只要下班就不想出门的类型,思量来去他最终选择了代取。


 


大概晚上九点多钟,他吃晚饭正窝在沙发上用pad看杂志,忽地响起门铃声。


 


爆豪心想这个点差不多是代取,可刚一开门吓得他手里的pad都差点没拿稳。


 


“绿谷?!你这个点来干什么……”他忽然觉得有些恶心,下意识以为是被对方查到地址故意找上门来,毕竟之前有的女生为了勾引他也不是没动过这类心思,这是爆豪没想过绿谷也不能免俗地做起这种行当来。


 


可绿谷的神情明显也非常惊讶,他低头看了看捧在怀里的盒子,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穿着黑色居家服的男人,“爆杀卿?”


 


被人这么念出中二时取的网名顿时觉得有些羞耻,爆豪幡然醒悟。


 


“你怎么干起代取了?”


 


绿谷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想尽量赚点钱做平时零花,然后就被学长介绍去了快递区,虽然也赚不了多少,但也总比没有强。”


 


爆豪听完这话,顿时觉得自己刚刚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一旦产生了愧疚就很难再过自己这道坎,“那个……你今晚还有别的工作要做吗?”


 


绿谷想了想,最后摇摇头,“爆豪先生是最后一个快递,本想送完就去浴室洗澡的。”


 


“洗澡?”爆豪回头看了眼墙上的表,“现在都九点多了,你去哪洗?等你拎着篮子过去早关门了。”


 


“啊……学长们说可以到九点半……”


 


“他们都混了几年了,你才刚来多久,你那点小薄脸皮能跟那群混小子比?”爆豪说这话时掐了一把他的脸,不得不承认,手感确实不错。


 


“那怎么办……”绿谷明显有些失落,又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都有汗味了。”


 


爆豪在心里叹了口气,偏着身子让了条道出来,“还愣着干嘛啊,进来,在我宿舍洗。”


 


绿谷想也没想地就摇头,“这不方便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爆豪一把拉了进来,“少废话,借你洗你就洗。”


 


绿谷直到被关在浴室里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又一看门口的篮筐里,爆豪贴心地连毛巾浴衣都给他准备好了,顿时感叹起这个男人的行动力。


 


教职工宿舍最大的好处就是自带热水器,还不额外加收水费,绿谷这算是蹭了老师的光免费洗了个澡。


 


他用的是爆豪放在架子上的香波和沐浴液,洗完他闻了闻自己身上,果然有一股爆豪平时惯有的味道,可又不太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同样的味道放在爆豪身上会更迷人一些。


 


出来时正好看到爆豪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绿谷虽然围着浴衣可他里面是真空的,说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老师……我洗完了我先回……”


 


“回哪?回宿舍?现在都十点了,门禁都过了,不会让你进的。”爆豪说这话时语气格外轻松,就仿佛早有预料。


 


绿谷有些着急,“那怎么办呀,要不我今晚出去找个小旅店住吧……”


 


“你今晚哪都别去,老老实实给我睡在这儿。”


 


“那、那我睡沙发……”


 


他刚准备转身就出门,结果就被爆豪一把拉住了手腕,绿谷回头时两人贴得很近,他的鼻尖扫过男人下颚。


 


“你睡床,我睡沙发。”爆豪说道。


 


又经过绿谷再三推辞,两人终于达成“同床共枕”的共识。


 


睡觉时爆豪怎么躺都觉得不舒服,床还是那张床,多了个人就立竿见影地不一样起来。


 


绿谷身上也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可能是他信息素的味道,他睡得熟些就无意识地散发出来,就是从他脖子上腺体散发出的味道让爆豪连着翻了四五次身子还是觉得不舒服。


 


他有些不受控地伸出手揽过绿谷的腰。


 


如果只是偷偷地……


 


爆豪吞咽了一口。


 


两具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他刻意不去理会逐步攀高的体温,盯着绿谷的后颈的腺体看了很久,眼皮这才昏昏沉沉地黏在一起。


 


第二天早晨起来时绿谷这次发现自己竟然和爆豪亲昵地抱在一起。


 


对方显然还没醒,绿谷又不敢动,生怕吵醒他,只好像只被大灰狼搂在怀里的小兔子颤颤巍巍地等他醒来。


 


过了好一会儿,久到绿谷开始数爆豪到底有多少根睫毛。数到第三十五时那双眼皮颤了颤,他一下子看不清数到了哪里。


 


眼睛猛地睁开时还是吓了绿谷一跳,微颤地后腰被爆豪拥得更紧,紧到他的脸都快贴上爆豪的脸了。


 


“爆豪先生……”


 


爆豪心想他可不管那么多,老子想吻了那就要吻。


 


于是平白无故送了绿谷一个湿湿黏黏的早安吻,直接导致绿谷走出门时脑子是晕晕乎乎的,腿都是软的,两胯间是湿(X)湿的。


 


 


 


距离绿谷住在爆豪宿舍的那个晚上已经七八天了。


 


他一点动静都没有,反而显得爆豪有些坐不住了。


 


他心想那个臭小子如果不喜欢自己也就不会说什么“想和老师交往”之类的话了,可又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一连这么多天都不联系自己——欲擒故纵?


 


爆豪被那个比他年轻十岁的臭小子气得牙根痒痒,最近也不找自己问问题了,也不知道下忙活什么呢。


 


他本想找绿谷单独约个时间好好谈一谈最开始“相亲”那件事自己有所改观,结果一直也抽不出空来。


 


这天他下了课,就被人喊住了,对方是和他同届任职的一个女教授,高学历高素质还是个Alpha,最大的缺点就是喜欢上了爆豪胜己。


 


“爆豪老师今天有空吗?方不方便晚上一起吃一顿饭。”女人身材高挑,不需要踩着高跟鞋头刚好齐他的肩膀。


 


爆豪摇摇头打算拒绝,却被那女人的手贴上了嘴唇。


 


“爆豪老师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男人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她。


 


女人笑了笑,不得不承认她确实足够好看,有可以自傲的成本,可惜还没爆豪见到绿谷第一面时那么值得心动。


 


“那我换个问题,爆豪老师是不是还没谈恋爱?只用点头或者摇头回答我就好。”


 


爆豪半挑起眉毛,朝她点点头。


 


“那我就不管了,今晚的爆豪老师是我的,既然无需赴其他佳人的约,你这回可没理由拒绝我了。”女人吐了吐舌头。


 


一晃之间竟让他仿佛看到那天迟到的绿谷。


 


爆豪忽然有些烦躁,但他确实没什么理由拒绝她,而且和这样的美人一起共进晚餐好像于他来讲也没什么损失。


 


刚走两步,女人忽然挽住他的胳膊,贴过来时,爆豪反而有些不适应那道柔软而富心机的触感。


 


“这样我才更像你今夜的女伴……不是吗?”她歪着头问道,刻意撩起头发捋到耳后。


 


爆豪刚准备说些什么,手机就震了起来。


 


“接个电话。”爆豪借机拿掉了那只握着自己的纤纤玉手,站到一旁,来电显是绿谷,他有点稀奇,刚按了接听结果就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有些奇怪。


 


像用手指搅动水声,还有隐忍的呻吟声。


 


“救……我……”


 


“救……”


 


刚说完。


 


爆豪蓦地青筋暴起,他也是个成年男人了,电话那头发生什么事情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他刚准备走就被女人抓住了手腕,本来就火,爆豪猛地甩开她。


 


“你不能这么对我!”


 


女人趴在原地,刻意做好的发型此时此刻也被搞乱了,她无助地歇斯底里。


 


爆豪走了两步忽然停下来,回头看着她,“你不是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


 


男人蓦地扯出一道恶劣的笑容,背着光看上去更加残忍。


 


“我不但有,而且现在我要赶过去……”


 


“和他做爱。”


 


 


 


结果那天爆豪才知道,原来绿谷这些天一直回避自己就是因为最近是他的发情期,总怕见到爆豪就会克制不住。


 


可后来绿谷才发现,这些都是自欺欺人,该来的,躲不过。


 


男人抱着他做了一天一夜,也因此顺理成章地颈部标记,顺理成章地谈起恋爱。


 


不过也是无意之间,爆豪有天晚上随便点开绿谷的手机,发现音乐播放器的“本地音乐”里只有一段以日期命名的录音。


 


他有些好奇,点开后响起的却是上鸣电气的声音。


 


“喂,是绿谷吗?你先听我说……我和切岛那家伙打了个赌,就赌爆豪到底能不能真心喜欢上一个人。”


 


绿谷:“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上鸣:“你帮帮我,搞定爆豪呗。”


 


绿谷:“我为什么要帮你?”


 


上鸣:“我和切岛可是在你身上押了10w块的,倒时候如果你真的成功,我们三七分?”


 


绿谷:“四六分。”


 


上鸣:“得嘞成交!”


 


绿谷:“对了还有一个问题……”


 


爆豪越听眉毛皱得越深,还没听完手机就被人抽走了,再一抬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绿谷站在了自己身后,他笑了起来。


 


从爆豪背后搂住了他,两只手在男人胸前胡乱摸索着。


 


“小胜……”他小声在爆豪耳边唤道。


 


“不要听了。”


 


“知道真相又能怎么样呢?”


 


“反正你也是我的了。”


 


 


 


【完】


这篇最爽的点其实还没写出来,我明天再补个后续(也不能叫后续吧,就算是中间没写出来的东西)


祝大家中秋节假期愉快XD

评论

热度(2208)